来源:证券之星

  “回归安徽白酒第一阵营,成为馥合香品类第一品牌,实现泛全国化……”金种子酒(600199.SH)在2023年的工作总结大会上,定下了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

  然而,前有古井贡酒守擂多年,后有迎驾贡酒和口子窖你追我赶,金种子酒想在未来五年回归徽酒市场第一阵营并非易事。

  证券之星注意到,作为徽酒“四朵金花”之一,金种子酒不仅收入规模远不及徽酒其他三家上市公司,且是去年唯一一家亏损的酒企。至此,金种子酒已连续三年归母净利润亏损,已然成为掉队者。不少投资者认为,华润帮助金种子摆脱困境的步伐慢于预期。虽说业绩表现不尽人意,但去年金种子酒高管报酬近乎翻倍。

  靠低端打“江山”

徽酒“四朵金花”掉队者金种子酒:归母净利润现三连亏,高管报酬近乎翻倍  第1张

  金种子酒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约14.69亿元,同比增长23.92%,归母净利润约-2206.96万元,亏损有所减少但未能扭亏。

  金种子酒这一业绩完全掉队徽酒同行。2023年,古井贡酒营收达202.54亿元,迎驾贡酒营收达67.2亿元,口子窖营收达59.62亿元。从归母净利润层面来看,金种子酒是徽酒“四朵金花”中去年唯一亏损的上市公司。

  不仅如此,近三年金种子酒连亏。2021年、2022年金种子酒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6亿元、-1.87亿元,三年累计亏损3.75亿元。拉长时间,金种子酒扣非后净利润已连续五年亏损。从2019年到2023年,金种子酒已经连续五年没有分红。

  近年来,白酒行业呈现产品结构向上、品牌高端化趋势,中高端产品成为头部企业主要业绩来源。

  而金种子酒也在发力中高端市场。据悉,2020年金种子酒就开启了中高端转型之路,重新构建产品矩阵,相继推出“醉三秋1507”和“馥合香系列”产品,并将金种子馥合香定位为徽酒中第一款聚焦次高端高度白酒的战略性产品。

  2023年4月,金种子酒还宣布启动“馥合香”品牌升级,推出该系列新产品“馥7、9、15、20”,覆盖188元—888元价格带。同时,去年金种子酒还推出了高线光瓶酒——头号种子酒,以搭建主线产品和核心产品体系。

  财报显示,2023年金种子酒的高端、中端、低端各品类酒的产品收入分别为0.53亿元、2.3亿元、6.99亿元。可见,中端、高端产品营收相加,尚不足低端产品营收的一半,金种子酒依旧靠低端酒在打“江山”。

  5月28日下午,金种子酒召开2023年度暨2024年第一季度业绩说明会,会上有投资者问道,在古井贡酒和迎驾贡酒近几年中高端产品发展较快的情况下,公司是否存在紧迫感?后续是否会有进一步加快的举措?

  金种子酒总经理何秀侠表示,今年的白酒消费有所降级,这使得白酒行业100多元和200多元价格带的量非常大,对古井贡酒来说,其献礼、古8产品的增量较大,而古16虽然也有增长,但应该是不及预期的。

  何秀侠谈到,虽然白酒的消费有些往下走,但这个调整期对金种子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上车机会,如果白酒消费还像之前一样继续升级,可能很多企业的产品都会到600元以上,反而现在是100元和200元价格带是集中消费的场所,而金种子酒正好要做这部分,给了金种子一个现在上车的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在业绩亏损之下,去年金种子酒董监高合计报酬由2022年的不到660万元大幅增长至1279.43万元。其中何秀侠、总工程师杨红文等多位高管的年薪均超过百万元,其中何秀侠去年税前报酬接近305万元,占到董监高总报酬的23%。

  华润经验被指慢于预期

徽酒“四朵金花”掉队者金种子酒:归母净利润现三连亏,高管报酬近乎翻倍  第2张

  金种子酒被外界关注的一个原因,还在于其与华润的关系。

  2022年,华润入主金种子酒,对其进行管理、渠道、品牌等一系列变革。组织架构方面,新一届管理层“大换血”,引入华润啤酒资深高管;渠道方面,实施“啤白双赋能”,借助华润的经销商与餐饮终端,拓宽销售渠道和市场;产品方面,完善价格带布局结构,通过金种子“馥合香”品牌升级,重点布局中高端市场等。

  尽管华润给金种子酒带来了不少的改变。但不少投资者认为,从成效来看,去年金种子酒尚处于亏损,华润帮助金种子摆脱困境的步伐慢于预期。

  对此,针对投资者提到的华润对金种子酒相较其他品牌是否存在厚此薄彼的问题,何秀侠回应称,不存在这个问题,华润和我们上市公司是央地合作的典范,只要我们有呼应,华润就会支持,有呼必来支持。

  据悉,何秀侠曾在2023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上表示,金种子酒未来五年的战略目标是回归安徽白酒第一阵营。

  业绩说明会上,对于在五年内重回安徽白酒第一阵营目标实现过程中,华润系会有哪些助力?何秀侠表示,华润在白酒运作方面仍处于探索阶段,包括品牌打造、市场运作等多方面;啤加白的模式也在探索阶段,并取得一定成果,在品牌宣传、经销商拓展、财务管理、生产管理等方面有所成效,后期将在业务层面加深合作。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目前消费出现波动,但对于酒企而言,想要提升业绩表现,仍需要加大力度投入高端以及次高端产品,以拉升毛利率水平。若仅仅依靠低端产品,一方面利润空间较小,经销商积极性减弱;另一方面则在于低端产品抗风险能力较弱,很难长期且稳定地创收。

  会上,何秀侠还回答了馥合香系列市场表现、未来规划等问题。

  何秀侠称,馥合香在公司的战略定位是非常重要的,未来希望传播金种子就是馥合香、馥合香就是金种子,馥合香这个品类打造者和定义者是金种子的概念。

  市场表现方面,何秀侠称,馥合香从去年6月开始到12月,半年时间实现两个多亿的销售收入,达到了我们的预期,今年一季度也是贡献了一个多亿的收入,其中馥7已经上升成为金种子酒的第二大单品。何秀侠透露,在今年馥合香目标1万家烟酒店合作的规划下,到现在已经完成布局8000家。

  何秀侠进一步表示,公司要再创辉煌,只靠百元之下的产品还是很难实现的,所以仍需要馥合香系列的支撑,按照规划,馥合香去年实现2个多亿,今年最少5个亿以上,明年再翻番,馥合香要做到2023年、2024年、2025年都是翻倍的节奏。